• 当前所在页面: 高平文联网 >> 高平乡情 >> 特色村镇 >> 正文
    神遇永宁寨
    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  阅读次数:651   更新时间:2017/9/20   【字体:

    再次走进永宁寨,和第一次走进她一样,被她的神秘和宁静所诱引。同样被诱引的还有同来的两位朋友。他们的惊叹,让世代居住于此的村民睁大不解的眼睛。我们在夕阳下拍下青石巷,拍下古城墙,拍下婚房的雕花门楼,拍下高低错落的古居民宅。

    而永宁寨确如我出生的村子,她是神秘的,是深邃和幽远的,是天然的洁净和恬淡的无语。她是有神居于其中的,超凡脱俗地独立于尘俗之外。她不华美,也不铺排。她深藏着自己。

    一个后院,一垄碧绿的芫荽,一树粉红的桃花,一只无水的瓦缸,一方半掩的茅房,一扇通往故事深处的矮门。这是一个有情节的后院,昭示着主人在贫困中的精致生活。

    这一切,我们只能站在院墙的外面窥探,终究我们还自认为是读过书的人,不翻墙而入的教养还是有的。为了进得后院,不得不绕道前门,穿过主人家的正门正院,还须征得主人的同意,方可进入。

    似乎早有约定,我惊奇于这家主人对我们毫无防备的接纳,就像我们来过,就像我们与他们是亲戚,就像我回到了自己母亲家,朴素真实毫无陌生感的主客。

    说着话,走进一个铁匠铺,铁匠铺是从前院到后院的必经之地。这真是一个意外的发现。我以为在这世间已经消失的东西,又像一个遥远的梦境如此清晰地出现在眼前。落满灰尘的两锭铁砧,一个铁锤,一个老铁匠和他白发的妻子,我几乎窥见了他们曾经有过的火热的生活,反衬着此刻的静寂和冷清,像我隔世的家园,像我要寻找的某个生命的印记。

    漫随的聊天,与一个类似母亲的他乡人,也是一种缘分。从她不经意的话语里,我知道,老铁匠叫铁蛋,七十多岁,身体有病,不能再打铁了。她说,她丈夫是远近有名的铁匠,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。我也相信铁匠的一生也和铁一样坚定和坚硬。可是在时间里,在岁月里,在日渐变深变枯的生活里,他终究还是虚弱了。他坐在门口的小凳上,穿一条灰色棉裤。没牙的嘴唇正在瘪下去。他的眼睛有一种暗淡的悲伤,近似绝望,又近似一种无助的坚持。

    我建议他到院子里来透透气,他答应着,却并没有动。或许,他觉着坐在门里,什么都看不见,就很好。

    铁匠铺与后院之间隔着那道矮门。我们穿过矮门,进到井然有序的后院。这一刻时间静止下来。桃花映红了此刻的春天,我们和老人眼中的春天。我突然很想在这后院里喝一杯茶,就着这桃红菜绿,就着夕阳和暮色,与有缘人叙一叙家常,说一说心里话,听着背后的铁砧上打铁的声音,闻着浓烈得像滚烫的铁水四处飞溅的生活气息,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温馨的事情。

    铁匠的妻子送我一大把芫荽。芫荽的味道,浓烈的清香,醉了我贪婪的嗅觉。我带着它,带着还想再来的心情离开永宁寨。我悄悄地告诉自己,这里一定是我隔世的故乡。我从她的影子里看见了自己。

    那些坐在村口的村民,目送我们远去。他们的眼神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。

    离村多年,我以为我真的远离了土地,远离了自己的出身。而此刻,一个寨子,足以留住我的一生。  这种回家的感觉,让我终究明白,我的灵魂是埋在乡村里的一枚种子。只有在那样的后院,那样的土里,才可能发芽生长。  

    我不要城池,只要一条青石的小径,和一个人一起慢慢走上寨头,走进那扇虚掩的柴门。在这飘满菜香的后院里,慢慢坐下来,在夕阳里,安静地喝一杯茶,聊一会天,说一些往事,或读一阵书。

    在这没有喧闹的寨子里,让我们做一对与世无争的,安静的,朴素的,从来都不想占有土地的人。

    文章录入:哭泣百合   【打印此页】 【收藏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Copyright © 2014 Gpdywx.com 高平文联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高平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晋ICP备14006064号-1

   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6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