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所在页面: 高平文联网 >> 高平乡情 >> 人在他乡 >> 正文
    我的父亲李天瑞
    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  阅读次数:1074   更新时间:2017/9/20   【字体:

    我的父亲是原宁德地委书记、省七届人大代表李天瑞。他于1990年3月17日外出视察时,不幸在福鼎市突发疾病,因公殉职。父亲走了二十多年了,而父亲出事时的情景依然清晰在目。

    1990年3月17日凌晨,急促的电话铃声传来了父亲离去的消息。那是一个黑暗的清晨,天似乎在瞬间坍塌下来。父亲走了,走得那么匆忙,他是以福建省七届人大代表的身份在外出视察期间,不幸在福鼎市溘然去逝的。

    突如其来的打击,使我们的世界一瞬间变成了空白,甚至不能相信这样的事实。父亲一句话都没有留下,走得那么早,走得那么急,默默地与我们永诀了,留给我们的是绵绵不绝的哀思和永难忘怀的追忆。

    父亲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,忠诚的一生,无私的一生,廉洁的一生,是一步一个脚印为闽东的建设默默奉献的一生。他没有留给我们万贯家财,却留给我们比钱财更宝贵的精神财富:那就是他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;他严于律己,居官廉洁,一心为民的公仆情怀;他坚韧朴素,吃苦耐劳的生活作风和他清白做人干净做事的高尚品格;永远和群众打成一片的优良作风。

    父亲出生于高平市城东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早在小学读书时,就接受革命思想的熏陶。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未满十五周岁的他就毅然入伍投身于抗日救亡斗争,为民族独立、国家的新生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。1949年3月随军南下来到福建闽东,开始了新政权的创建和经济建设工作。父亲大半生的心血致力于闽东的建设事业。他历任宁德、福鼎、屏南县委书记、地委海防部、宣传部部长、行署专员、地委书记等职。他辛劳的足迹踏遍了闽东的山山水水,父亲经常说:“什么叫完成任务?就是要全心全意尽心竭力为人民工作。”

    从我们懂事起,父亲在我们眼里的印象总是忙,节假日、晚上很少看到他,连一年一度的除夕夜,他也是和机关留住的干部一起团聚,平时饭桌上见个面,父亲也是捧着碗,边吃饭边看文件,几天不与子女们交谈一二句话是司空见惯的事。听母亲说,每逢县里开“扩干会”,父亲为赶总结报告总是通宵熬夜,过去没有长夜电灯,十二点后就点着蜡烛干。他的报告、讲话都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下苦功准备的,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做工作要吃透二头:一是上头精神,二是深入实际,不下去头脑就空荡荡,讲话办事就讲不到点子上。”正因为如此,许多同志都很愿意听他的讲话和报告。由于父亲一贯刻苦学习,善于调查研究,闽东不少与他共事的同志对父亲的为人处事、工作态度、工作能力和工作作风都十分钦佩,留有很深的印象,并给予很高的评价。即使在“打倒走资派”口号声震耳欲聋的年代,当同志们看到“走资派”李天瑞在烈日下汗流满面地被监督劳动时,无不为之动容。有的甚至冒着被造反派指责为“界限不清”的风险,主动送开水给他喝。可见他与同志们感情之深厚!

    父亲经常教育我们要有组织观念,他的信条是党员要服从组织,要有顾全大局的党性原则。“文革”后,他和大批老干部一样在遭受磨难之后重新恢复工作。那时父亲的组织、人事关系早已调到省里,我们都希望他能回到省城工作。然而父亲不顾当时患有慢性肾炎疾病,二话没说,在家只休整三天就风尘仆仆赶到闽东水电站任总指挥,当时电站条件十分简陋、艰苦,工程正处于最紧张施工阶段,父亲不畏困难,与五千多民工同甘共苦,经常顾不上吃饭、睡觉、日夜奋战,提前在春汛前拿下大坝合拢任务。那年春节,父亲已是第四个年头不在家里吃团圆饭了。电站建成了,父亲调到闽东海拔800多米高的贫困县屏南。母亲担心那里山高水冷,对老慢支病不利,父亲却说:“到沿海地区条件较好可以不去,到山区工作却应该服从。”就这样举家迁往山区。

    在屏南工作的那几年,由于气候环境关系,父亲老慢支病受到严重威胁,尤其每到秋冬早晚季节,经常哮喘发作,夜间不能平卧,但是他为了下决心改变人们所讲的屏南“又贫又难”的落后局面,不顾病魔缠身,喘了就靠喝几杯热开水吃些止喘止咳药顶一下,从不休息,一直带病工作,导致由慢支发展到哮喘肺气肿心脏病。

    父亲不徇私情,廉洁奉公、不谋私利,两袖清风的品质也是有口皆碑的。在父亲任宁德地委书记时,我表妹从老家千里迢迢来到福建投靠她唯一的长辈,总认为舅舅在闽东当“大官”,找一份工作应该不是难事,再说父亲一生革命在外,奶奶是靠表妹的母亲养老送终,父亲心中一直存有感激之情,按理给表妹找一份工作也是人之常情,可是父亲认为她非城镇户口不符合招工条件,尽管情况特殊,也不能搞特殊,最终还是硬着心肠动员她回老家。屏南县是地区主要林区之一,我们在那里住的五年多,父亲从没有为自己、为母亲家的亲戚批过一分木材,但沿海县一些单位生产急需的用材,只要不违背政策,父亲都积极热情帮助解决。如福鼎塑料厂生产出口压模箱,需要小条料,父亲了解到木材加工厂有大量边角料可以利用,就帮助解决了这个厂辅助原料问题。后该厂采购员带来一个箱子,表示感谢,父亲坚决不收,付款也不肯要。

    父亲长期在地县领导岗位上工作,与闽东的干部、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他在位时常说:“大家都是为革命工作才走在一起的,对谁都不得训斥。”他要求母亲和子女们要做到平等待人,不得高傲盛气凌人。父亲对基层干部十分爱护,78年下乡到福鼎,知道原流美大队生产队长唐弟古年老儿子又患精神病,生活困难,父亲就与当地政府商量安排他到烈士墓搞看管工作。这次父亲到福鼎,再次看望了他老人家(已八十岁)。83年父亲调省人大后,他多次与其他同志一起积极向省人代会提出议案和建议,要求落实50年代原半脱产基层村干部晚年生活补助问题,引起省有关部门重视,得到部分妥善解决。

    父亲一生孜孜不倦,坚持刻苦学习。近几年虽然离开了主要领导岗位,但他从未放松学习。1989年,庆祝建国40周年,江泽民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他端端正正地摘录在笔记本上。他认真读完《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》这篇文章后,一再要求我们子女们都要好好地看一看。在生活上父亲始终保持艰苦朴素的本质,他吃的是粗饭淡菜,鸡、鸭、鱼不沾边,身上穿的常有50年代缝制的衣服。

    父亲自始至终严格遵守党内生活准则,处处以自己的行动引导我们。记得72年母亲患病到福州住院检查,初步断定是肿瘤时,父亲赶到福州探望,这趟用车,他坚持要付款,甚至要机关出纳拿出收据给他。父亲到闽东视察工作,由于他是老书记,地委几次打电话说要派部小车来接,一路送行,可是父亲却说:“我现在已不在位,地委接待任务重,专门派一部车跟着我,影响不好,地委来车,我也不坐。”当时我们都不以为然地笑他说:“你没乌纱帽,怕什么影响。”父亲瞪了我们两眼。这两“眼”饱含着父亲的思想境界,也给我们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,“瞪”得好。

    父亲一生简朴,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却是十分富有,每当追忆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,我们就为再也不能聆听他的教诲而感到痛心不已。他是一个好父亲,是一个好党员、好干部。他坚信马列,终生不渝;他一身正气,廉洁为政;他为党为民,忘我工作,鞠躬尽瘁。

    闽东是父亲工作时间最长、竭力为之奋斗并历经风霜的土地,调省后,他仍然关心着那里的建设,希望闽东早日富强。我们理解父亲的心情,他与那里的土地和人民结下了深情厚谊。

    1990年3月,他去福鼎这个他曾经工作8年之久的地方考察,几次婉言谢绝派专车随行、专人陪 同,他不顾年迈,不顾患有肺气肿、冠心病,马不停蹄考察了四天。由于劳累过度,不幸病发,倒在了考察的路上。

    春蚕到死丝方 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冥冥之中,命运把父亲留在了他曾为之操劳为之耕耘的土地上。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专门发去唁电并参加了父亲的追悼会。

    闽东是父亲走完人生旅途的归宿,他把自己最后的一腔热血洒在他所深爱的这块土地。这里是他的第二故乡!

    文章录入:哭泣百合   【打印此页】 【收藏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Copyright © 2014 Gpdywx.com 高平文联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高平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晋ICP备14006064号-1

   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6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