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所在页面: 高平文联网 >> 丹源文学 >> 校园文学 >> 正文
    良户游记
    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  作者:郭凌凡   阅读次数:337   更新时间:2018/1/17   【字体:

    很早以前,就听爸爸讲起过良户,当时不太在意,直到我最喜爱的主持人鞠萍姐姐来到良户参加了读书周活动,我才刻意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良户的相关情况。这次中秋和国庆双节恰逢良户举办民间艺术周活动,于是我们在假期的第二天驱车前往。        

    一路上,细雨蒙蒙,我坐在车里努力地想象着良户的样子,无论我如何拼命开动脑筋,也只是网络中的一些片段记忆,车载音乐不停地哼唱着,根本抑制不住我急切一览其貌的心情。        

    车子减速,右拐,透过车窗,一座古朴的门楼映入我的眼帘,雕梁画柱,色彩斑斓,正中书写“良户村”三个大字,驻足再放眼望去,一座座古建筑矗立在村中的高岗上,浅黄色的砖和远处的青山交相辉映,犹如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作。        

    妈妈停好车后,我们拉着手沿街行走,沿路的各种美食琳琅满目,香气扑鼻,作为资深小吃货的我,还是狠心咽了一下口水,径直朝村中走去,因为美食的诱惑怎么也抵挡不住我对良户一探究竟的强烈愿望。        

    笔直的柏油路尽头,有一巨幅的村简介和旅游线路分布图,我一字一句地读完简介后才惊奇地发现,原来良户村的由来是这样的:很久以前,此村只有两户人家,一姓田,一姓郭,田姓为官,郭姓经商,两姓皆为望族,故称“两户”,久而久之,后人为取吉祥之意,遂改为“良户”,而且简介中还提到,早在2006年良户村被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评为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村,也是全国最美乡村之一,还有“古村落的活化石”之美誉。既然村名来历都如此有趣,更何况村中还有我的“郭”姓望族,不由分说,我拖着爸妈就朝古街的纵深走去。

    在我的提议下,我们直奔田阁老的府邸——侍郎府,因为我在爸爸的微信圈看过一篇关于田逢吉的文章,在那篇文章中,我依稀记得他本人的一句自评:二十年文章,二十年功名,二十年理学。我想,这个府邸就是他解甲归田后,教化乡人的常居之所吧。一路上,石雕和砖雕的艺术品随处可见,高平摄影协会的叔叔们拍摄的精美照片也比比皆是。走在已经被雨淋湿的砂石古街上,深秋的细雨落在我的脸上,不禁感觉一丝寒意,七拐八转,突然眼前豁然开朗,在不远处的高岗上,一座座恢宏气派的古建筑群映入眼帘,我们无暇顾及沿途的风景,唯有转动的各色纸风车在耳边沙沙作响,它的节奏仿佛和游客急切的心情不谋而合。路尽头,左拐,上一小坡,只见匾额上写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:侍郎府,匾额悬挂在门楼正中间,正门上的斗拱层层叠叠,达十余层,大门对正的是精美的麒麟砖雕,跨过高高的门槛,里面院落套院落,阁楼老房,高低错落,精美的木雕、石雕和砖雕的艺术图案随处可见,花鸟鱼卉兽寓意吉祥。很可惜的是,很多雕刻件被破坏,爸爸惋惜地说,这些很可能是“破四旧”时代毁坏的。房子的外墙有些已经裂缝,内墙斑驳,但岁月的印痕掩饰不住昔日的雍容华贵和古人对生活的向往与追求。此时爸爸自言自语道,难怪田逢吉老先生别号“碧庵”啊,你看看周围的景象,这个蟠龙寨不就正好是田园中绿植缠绕的书房吗?         

    离开侍郎府,雨越下越大,返回的途中,我们又看了几个院落,还有玉虚观、大王庙、关帝庙、汤王庙等庙观,这些建筑虽然也各具特色,但我仍然对侍郎府无法释怀,也就没了再游览他处的兴致。        

    见天色已晚,我们驱车回家,车载音乐中正好放着伤感的萨克斯独奏《回家》,我不由地想起一个词“回归”,解甲归田后的田逢吉老先生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情愫呢?想到这,我心中暗自下了决心:        

    田爷爷,我会慢慢地解读您的人生;         

    厚重的良户,我还会再来看您的!

    文章录入:哭泣百合   【打印此页】 【收藏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Copyright © 2014 Gpdywx.com 高平文联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高平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晋ICP备14006064号-1

   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6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