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所在页面: 高平文联网 >> 丹源文学 >> 文学评论 >> 正文
    我将永远呼啸着正义的大风
    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  作者:田  康   阅读次数:556   更新时间:2017/9/8   【字体:

    我不敢谈如何写诗,只是谈一些自己的浅见。

    一、我对诗歌功用的认识

    关于诗歌的功用,我认为孔子的概括比较全面。孔子说:“小子,何莫学夫《诗》?《诗》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;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;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这就是著名的“兴观群怨”说。用今天的话说就是,《诗》可以抒发情志,可以观察社会与自然,可以结交朋友,可以讽谏怨刺不平。

    “兴”,是我们多数人初写诗的目的。有委屈了,有高兴的事了,或者有其它什么感悟了,都可以通过写诗来抒发感情。跨过“观”和“群”,我认为“怨”要比“兴”的价值高。要想写出更有价值的诗,绝不能仅仅停留在一己的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上,而应该让诗有所社会担当,去揭露、去批判、去讽刺。正所谓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。杜甫为什么伟大?因为他始终心怀家国天下,始终关心百姓疾苦。别林斯基说过:“任何一个伟大的诗人之所以伟大,是因为他们的痛苦和幸福的根子深深地伸进了社会和历史的土壤里!”

    但是,针对身边看到的听到的,我想说,我们写诗不能盲目地“怨”。“怨”要批判揭露,但不仅仅是要批判揭露,更应该有爱和关怀。谢冕老先生就认为,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关联非常复杂,有些人将现实定位于批判有点太狭隘了,批判、反思、认识、表现,或者反映、关怀,都是诗歌与现实的关系。诗歌的任务是感化,去感动人,要让感动经过心灵的转化,变成对现实的关怀。白居易的新乐府、长篇歌行也写现实,但是他不是直接地反映现实,而是充满了同情心和人性的关怀,传递出情感的共鸣。白居易的伟大,是他有一些非常人性的东西感动我们,是悲悯情怀;杜甫的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也是这样的悲悯情怀,但是把它简单地说成是反映现实,就把白居易、杜甫降低了。

    诗人的胸怀应该是博大的。而反观当下一些诗人,他们说不上锐气,也说不上批判性,他们只看到阴暗的一面,以表现人性的卑微为荣,将表现丑陋当做尖锐,将表现邪恶当做深刻,走进了一个拖不回来的误区。我们当然要鞭笞丑陋,但是不能将此变成唯一的东西,生活有丰富的多面性,不应该专门盯住一点。有些人用仇恨的眼光看社会,这样不对,他们认为与生俱来自己应该如何如何,却不知道今天的这些是许多人前赴后继、流血牺牲、满身伤痕才争取来的,他们简单地发着满腹牢骚,让人觉得这个人是个“怨妇”,求而不得,心理扭曲了。而我们,要像荆棘鸟一样,胸中扎进了刺,也要放声歌唱。要像谢冕老先生那样,经历过很多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经历的苦难之后,总会看到社会进步的一面,依旧感恩,“我知道苦难,但我热爱,我相信,我争取,我呼吁!”

    二、我对诗歌风格的选择

    司空图在《二十四诗品》中,将古典诗的风格细分为二十四种,即:雄浑、冲淡、纤秾(xian  nong)、沉著、高古、典雅、洗炼、劲健、绮丽、自然、含蓄、豪放、精神、缜密、疏野、清奇、委曲、实境、悲慨、形容、超诣、飘逸、旷达、流动。

    移植到现代诗,我选择豪放,融入豁达和包容。我的体会是,目前诗坛上的诗总体绵软,有失豪放;阴柔有余,阳刚不足。当然,这与性别及性格有关,无高低对错之分。我愿意做一个呼啸着狂风的吟者,而不是整天风花雪月的歌者;我崇拜为民鼓与呼的屈原、杜甫,厌恶那些打着诗歌名号故作愤世的伪诗人。我希望转变诗人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,诗人是有担当有思想的智者,不能让人认为诗人是弱智的幻想者。

    我的诗观是:既注重内心的倾诉,也注重对话天地,既要批判揭露,又不能失之客观。不故作悲伤,不无病呻吟,不作嘤嘤细语。我接受西方诗歌,学习西方诗歌,但拒绝全盘西化,我更愿意深入挖掘中华传统文化,坚定保持中国风,在现代诗歌中注入豪迈与豁达的元素,努力用自己的拙笔为民鼓与呼。

    三、我对发现诗意的体会

    诗意来源于观察,有意的观察多了,也便成了无意,无意就是习惯,习惯就是人诗合一。等到真正内化于心了,一眼就能挖出苹果的核,那就成高手了。

    去年年底,我有幸结识了浙江作家周长风老师,得到了他在截句方面的指点。截句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诗体,要求写诗迅速果断,直击诗眼,就像李小龙的截拳道中的寸拳一样,只需要一寸的距离,却可以把人打出五六米远。毫不夸张地说,周老师的截句在国内可坐头五把交椅。经过沟通,我们的共识是,诗意是迸发出来的、是射出来的,是内心深处的突然爆炸、是与天地对话的灵光一现,而不是硬憋出来的呜咽呻吟。否则,诗将不诗,而是裹脚布!

    现在我选几则他的截句,供大家欣赏:

     

    1

    那门廊上的风

    一不小心

    挂在了铃铛上……

     

    2

    多喝了一杯

     

    舌头

    就跟着酒走了

     

    3

    嫖客和婊子都没事

     

    戏台子底下

    看戏的却打起来了

     

    还有一首非常沉重的诗歌《张纯如》,寥寥数行,震撼人心:

     

    这颗

    1937年12月

    南京大屠杀侵华日军射出的

    罪恶子弹

    在空中整整飞行了68年

    最终无情地

    打死了

    ……

     

    有些诗友可能没看懂。现在我需要解释一下张纯如。张纯如是一个人,女,1968年生,美籍华裔作家。著有《大屠杀:南京真相》。就是为了写这部书,张纯如在了解史料的过程中,被文字记载的日军暴行强烈刺激,得了抑郁症,于2005年在自己的车中开枪自杀。这首诗以《张纯如》为题,写张纯如的事,其实却是在揭示日军在南京所犯罪行的令人发指,时隔68年,隔着文字都能受到精神伤害。亲历后,丢失了生命的人,他们当年受到了怎样非人道的折磨?亲历后,幸存下来的人,他们在剩余人生里受到的精神迫害又该是怎样的创痛酷烈?

    我不能回答,诗歌也没有告诉我,但是诗歌告诉读者:去想想吧……

    四、我第一首诗歌的创作

    其实我写诗是失败的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都准备放弃了,可是不知道怎么,有时候又不由自主地瞎写两句。到目前为止,我仅认为《长平吊》与《那时狼烟》还凑合。下面,我就简要谈谈《长平吊》。

    《长平吊》是一组诗,分为《少年叹》、《将军泪》和《追凶》三个子篇。那是2010年的一个冬夜,我在一片寒冷中捧着《史记》,读到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,联想到长平之战,眼前忽然出现一轮血日、无数白骨和四壁狼烟。想起历代文人墨客对赵括的口诛笔伐,我一遍遍问自己,他们的观点真的对吗?商鞅变法与胡服骑射、王龁的武功与廉颇的战力、秦昭王的全民皆兵与赵孝成王的偏信谗言,一比较,后者哪个不是赵国失败的原因?为什么千人一面、千篇一律都要把铁帽扣在赵括头上?他只是一个走错了路的年青人,只是后果太过严重而已。我摆积木一样把这些要素在脑子里翻来弄出弄去翻来,带着对赵括的同情与怜悯,汹涌澎湃地写出了《少年叹》;意犹未尽,又化身那240名幸存赵卒中的一员写出了《将军泪》;化作尸骨坑中的一具白骨,写出了《追凶》。时至今日,这组诗依然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作品,因为我生在大战的发生地,我一直把自己视作一个赵人,它是我用前所未有的宏大激情吼出来的。

    诗歌对我来说不是全部,却是极为重要的一部分。我的写作之旅起源于诗歌,是诗歌改变了我的生活,为我平凡的生活带来了灵气,让我在工作与生活中始终能保持干净的心灵与正义之风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文章录入:哭泣百合   【打印此页】 【收藏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Copyright © 2014 Gpdywx.com 高平文联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高平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晋ICP备14006064号-1

   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625号